今天是
天氣預報:
彩云歸(長篇小說節選)
【發布日期:2021-01-20】 【來源:本站】 【閱讀:次】

□凌明信

 

1980年初,藍水縣包產到戶的政策出臺了——人民公社的“三級所有,隊為基礎”體制走向終結。

中國農村改革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功并引起舉世矚目。

這一刻,說來就來!林晚春和陳清火歡聲雀躍,從現在開始他們是在給自己種田了!田野想種甘薯還是水稻,小麥還是甘蔗,或者是甘薯和大豆搭種,他們自己可以說了算,他們是田地的主人!

除了種田外,他們可以理直氣壯地拉上板車賣陶瓷去,或者干點其他什么的行當,反正只有搞點副業補貼生活,日子才不會窩窩囊囊的!他們有的是力氣,有的是智慧,如果說以前是“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”的話,那么現在是東風撲面,浩浩蕩蕩,他們還愁什么,怕什么?

“林晚春!你盼星星,盼月亮,算你燒高香,終于等到分田的這一天,這下得意了嗎?”從大隊部開會回來的路上,王瑞桂和林晚春不期而遇。

本來心情就不好,偏偏遇見天天盼望分田到戶的林晚春!怎么說呢?林晚春不是不好,這個社員除了不會順手牽羊,不會多嘴多舌,不會阿諛奉承,不會惡言潑語外,他比任何社員都好:每天干的活,都是生產隊最重的;犁出的地最直溜,耙出的地最平坦,栽種的地瓜最高產;別的社員借口發燒逃避陽光灸烤,他從來不缺席一次的集體勞動!在墮指裂膚的天氣中,在酷暑難當的季節中,他都是生產隊獨當一面的角色!再想想其他的社員,比如自己的妹夫林獻錦,他們平日雞鶩相爭,實是雞伏鵠卵角色,只是礙于親戚這個層面不說罷了,以前對他們也是沒少照顧,可一聽說要分田了,我這個生產隊長成了擺設,他們便來個饑附飽揚,不過是邀名射利的俗子,同林晚春沒得比。

林晚春呀,你跟我沒有深仇大恨,沒有睚眥之怨,你這么好的社員,可我王瑞桂為啥就是喜歡不起來?難道是我的思維出現偏差,還是自己心中的小算盤在作怪?罷了,罷了,生產隊可能就我一個不喜歡分田,獨木難支!就算能支起來,又怎能抵擋時代浩蕩的洪流?落花有意,流水無情,從現在的形勢來判斷,分田到戶是順天應人,合乎民心,我王瑞桂還是順從天意,遵循天命。

“我說隊長,你不會是說,整個白洋大隊光我一個人喜歡分田到戶?一滴水怎么能知道洪流的方向呢?你不要揣明白裝糊涂:不論集體干活,還是自己單干,要吃飯都得流汗,艱苦奮斗,不敢告勞。天上不會掉餡餅的!”

“算了算了,我也不跟你多磨嘴皮。你呀,趁這個春節多燒把香,節后分到一塊好田,也了卻一樁心事!”林晚春的話幾乎令王瑞桂啞口無言,他平日的氣焰矮了大半截。

王瑞桂像麻雀一樣忒一聲飛走了,頭也不抬,只顧往前走,腳下的田埂路,一下子變得彎彎曲曲起來……

分田到戶的消息,給庚申猴年帶來前所未有的喜慶。排隊買年貨的人喜笑顏開,攥著肉票上公社食品站買肉,揣著布票上公社供銷社買布料,食品站門前摩肩接踵,供銷社里人山人海。家家戶戶圍在一塊做紅團,捏的捏,印的印,蒸的蒸,忙得不亦樂乎。熱氣騰騰的紅團出籠了,一團團白色的水蒸氣繚繞上升,像春日清晨鄉村裊裊騰騰的煙霧。

“烹羊宰牛且為樂,會須一飲三百杯?!?/span>

室外燃起了一堆熊熊的篝火,歡樂與火苗一起跳動。古老的守歲習俗,煥發出勃勃生機。新的政策坐實了,一個農村全新的時代橫空出世。

分田的日子選定在正月初六晚上。

王瑞桂通知生產隊所有社員,都集中在生產隊庫房里,落實分田到戶的最核心步驟——抓鬮分田。

這也許是生產隊最后一次集體活動!

抓鬮,曾經被社員廣泛應用,在他們的生產生活中,離不開抓鬮的環節:分工做事,做什么工種,要抓鬮;收成分糧,誰家先領取,要抓鬮;收割甘蔗,誰家先砍伐,要抓鬮;飼養耕牛,誰家先飼養,要抓鬮……社員們用這種最簡單的方法,解決了最復雜的問題,也避免了爭執和偏見。無事不抓鬮,天天在抓鬮!

而這一次抓鬮,其意義是非同凡響的——生產隊的土地分布寬廣,有的地勢高,糧食產量低;有的臨水處,容易被沖毀;有的土地肥沃;有的土壤干瘦。最關鍵的是,這田一旦分到戶,便是固定下來的。

能分到肥田,還是瘦田?社員心中誰都沒個底。那就看每個人的造化吧。

林晚春這一刻回想起1969年歲末的那次分田。那天晚上,生產隊社員正在上廳堂分自由地,就在大家即將伸手抓鬮的那一刻,王玉鳳生下了林杉。聽到新生嬰兒的哭聲,社員們剛要抓鬮的手縮了回去,齊刷刷地稱贊林晚春有福氣,簡直是掐著時間來生孩子。瞧瞧,兒子一出生,就分到一份自留地,看來這孩子吉人有福相,將來準成大器。在急景凋年饑火燒腸的現實中,兒子出生了,家中一下子多添了份田地,林晚春心中大喜,適才又聽了社員一番吉言,他更是心窩暖乎乎的……

“真盼望咱家能分到‘一畝仔’”,在分自留地中吃到了甜頭,林晚春盼望在接下的分責任田中,自己也能再次受到幸運女神的光顧——自己能分到“一畝仔”,一塊灌溉條件最好,每年收成都特別好的肥田。1976年林晚春移民到白洋時,大隊將“一畝仔”劃給他所在的生產隊。

“福無雙至!我說你就別做夢了,不要整日盯著‘一畝仔’!”見男人念念不忘分責任田的事,王玉鳳勸他以平常心對待。

“‘一畝仔’就藏在碗里那幾粒鬮中!”林晚春密切關注著“一畝仔”的去向,前面的人都沒有摸到代表“一畝仔”的鬮,而碗中的鬮又是寥寥無幾!

“晚春呀,你怎么像臨蓐的婦女,既高興又緊張!我們心急吃不了熱豆腐,與‘一畝仔’擦肩而過,現在就看你的福氣了!”王瑞桂見林晚春遲遲不上來抓鬮,一下子看穿了他的心思,倒是說了一句吉祥的話。

林晚春屏聲息氣地看著碗里的鬮,喉嚨里面莫名其妙地咕嚕一聲。終于,他抓起一個鬮,一聲不吭地蹲在墻角,一點一點地展開皺巴巴的小紙團。他的手顫抖不停,平日他可不是這樣的。這不能怪他自私,只能說他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!一輩子同土地打交道,在自己的心目中,一塊土地就是一個兒子,一塊心頭肉,在這春回大地撥云見日的年代里,他對肥田的渴望更加強烈,甚至有點瘋狂!

“是‘一畝仔’!”林晚春忐忑不安地打開小紙團,實在抑制不住興奮的情緒,大叫了一聲!

快慰人生!人生快慰!

分田到戶的第一年,“一畝仔”種上水稻。這一塊田水稻齊刷刷的,長勢好且均勻,稻稈高度足足有一米,比周圍的水稻高出了十來厘米。

“自己種的田就是好!別人在稻田種出的是水稻,你林晚春會變幻魔術,竟然在稻田種出‘高粱’來!”王瑞桂頻頻向林晚春翹起大拇指。

“太陽從西邊出來了!你以前當生產隊長時,在表揚社員方面可是很吝嗇的,今兒倒是大大方方的,看不出來呀,你變得太快了!”林晚春話中有話。

“晚春,你就別挖苦我。責任田都分下來,我這個生產隊長過時了,你就別說這些酸溜溜的話?!蓖跞鸸鹉樕弦粺?,心想林晚春對他的成見還是那么深。

這一年,“一畝仔”比包產到戶前,多收成了一百來斤稻谷,看著還帶有泥土氣息,并伴有一股陽光味的金黃稻谷倒進倉廩里,林晚春甭提有多激動。

“分田到戶就是好!”晚上睡覺時,林晚春美滋滋地對王玉鳳說?!澳憧吹搅藛??以前生產隊的那兩只耕牛,頭低著,腰躬著,尾巴夾著,趴在地下,前拉后拽都不起來。整天拼命干活,吃又吃不飽。自從耕牛歸了農戶,它頭抬得高高的,腰伸直著,尾巴甩來甩去,渾身有使不完的勁?!?/span>

這田是分下來了,而耕牛卻是公用的,仍然由各戶輪流飼養。

自從分田后,林晚春和陳清火可以正大光明地搞副業。

說是這樣,其實賣陶瓷是社員能賺到錢的唯一途徑。

賣陶瓷的人多,而陶瓷半個月才出一窯。一窯的陶瓷數量有限,僧多粥少,如何辦?

陶器廠最終想出了一個好辦法:出窯那天,要買陶瓷的人來接龍排隊,童叟無欺,限量供應,不論大人小孩,一個人丁都可以買到若干陶瓷。

為了分到陶瓷,林晚春、陳清火帶上倆小孩,去陶瓷廠排隊,有下午去的,也有后半夜去的。

后半夜,林杉正睡得迷迷糊糊,林晚春把他叫起來,一聽父親的敲門聲,就知道是要排隊去的。夜色已深,濕霧迷蒙,一陣清風把林杉吹醒。陶瓷廠里,人頭涌動,人聲鼎沸,大家嘰嘰嘎嘎地嚷著笑著。

在陶瓷廠的附近,有一個賣餛飩的小賣店,瞧那些可愛的餛飩在滾開的水里上下翻騰,騰騰的熱氣里散發著濃濃的肉香,殊味撩人,真的好饞!客常滿,店如春,特別是出窯的那一天,店里擠滿了排隊的人。

下午去排隊時,苦楝樹下,香氣四襲,林晚春掏出兩張五角的毛票,讓林杉和陳靜吃上一碗香噴噴的餛飩。這碗餛飩就是晚飯。若是在后半夜去排隊,就吃不上餛飩了,只能硬著頭皮排隊干等。

除了賺自己父親的錢,林杉自然也在思索著其他的門路。

上面提到的從事回收雞蛋的耀邊父子,當初他們還是靠步行走村入戶的,挑著擔子回收雞蛋?;攸S轉綠,進入20世紀80年代,他們父子“鳥槍換炮”,買了一輛自行車,騎著自行車回收雞蛋。他們天天戴著一頂草帽,又騎著自行車,在熟悉的鄉村中穿梭,在熟悉的泥路上行走,這不,一看見他們,孩子們便對著倆人大喊大叫:“鬼子進村了!”別是孩子抗戰的影片看多了。

如此一來,林杉和朱慶華就不能跟著,也不能一路吆喝叫賣冰棍。

“沒有倒賣冰棍,連租連環畫的錢都沒有,我手心都癢癢的?!绷稚即蟮箍嗨?,他想看看朱慶華是啥反應。

“就你手心癢?我不想?”朱慶華用一種詭秘的眼神望著林杉,“想不想合伙經營,賺點零花錢?”

“看得出,你小子胸有成竹了!說來聽聽,怎么干活?”林杉刨根問底。

朱慶華所說的“合伙經營”,還是賣冰棍這個“老本行”,只是經營的時間調整到晚上。

“白天炎熱買的人多,晚上能有幾個人買冰棍?”林杉不解地問朱慶華。

“你傻傻的,哪個村放映電影,我們就上哪!放電影時,學校操場上或者集體厝大埕前,一下子聚集了一兩千號人,冰棍肯定脫銷!”朱慶華信心滿滿的。

“如果我們去遠的村莊,電影早就放映好了,冰棍怎么賣?”林杉有點擔心路途遠。

“我們要是騎著自行車呢?”朱慶華眨了眨眼睛。

“哪來的自行車?我們整個村莊,有錢買自行車的,數都能數過來——你不會是說,向他們借自行車?”林杉恍然大悟。

“萬事皆備,只欠東風”,統一思路后,朱慶華開始借“東風”的行動。

朱慶華確實比同齡人早熟,有著表演“天賦”和“潛質”。那幾天里,他對耀邊父子特別好,幫他們掃地板、擦竹榻、添爐火什么的。一片虔誠之心,像一顆“糖衣炮彈”,這一招果然奏效,見時機成熟,朱慶華斗膽提出借自行車的事。

“我說什么來頭?這幾天手腳勤快的!原來是‘無事不登三寶殿’!”耀邊父子豁然開悟,洞察到朱慶華的內心。

他們急人之難,最終答應了朱慶華的請求,只是免不了嘮叨了一番,無非是一堆安全的警戒話語。

謝天謝地,“東風”借到了!

耀邊父子是消息最靈通的人物,晚上哪個大隊放映電影,他們發布的消息最靠得住。這一對消息靈通人士,總能為林杉他們帶來一個個驚喜。

“晚上隔壁大隊將放映兩部電影,一部是《大渡河》,一部是《南征北戰》?!币吀缸佑滞嘎兑粋€利好消息。

林杉、朱慶華帶上冰棒箱,騎著自行車,在天色剛暗下來趕到目的地。

夜色闌珊,鄉親們黑壓壓地坐成一片。對于他們而言,晚上最開心的娛樂生活莫過于欣賞露天電影。放映員在空曠的場地上豎起兩根高竿,支一方白布,一陣布置后,一束白熾的光線投放到白布上,綁在柱子上的大喇叭響起放映電影的前奏曲。

早早來的都是小孩,他們像過節一樣,占領有利位置后,在場地上追逐著,戲耍著。

“賣冰棒啦,賣冰棒啦!”林杉用手不停地拍打著冰棒箱,朱慶華則高聲吆喝著,倆人默契配合。

冰棒的叫賣聲先聲奪人,小孩一下子被吸引過來。

“叮鈴鈴,叮鈴鈴……”見過來買的人不斷涌上,林杉趁熱打鐵,不停地按著自行車的鈴聲。

這清脆的鈴聲,引起小孩的好奇,他們紛紛跑過來,搶著買冰棒,搶著按幾下鈴聲。鈴聲不斷……

初戰告捷,這讓林杉和朱慶華洋洋得意,自是一番慷慨激昂的吹牛。

“賺了幾塊錢,像撿到一塊金元寶似的!改天再出去賣冰棒,我們也要抽成,收自行車的租金!”耀邊父子見這一對小孩自鳴得意,故意殺殺他們的銳氣。

白洋大隊也要放映電影了。

林杉、朱慶華照樣騎著自行車去賣冰棒,而自行車的主人耀邊父子則步行去戲臺看電影。

正當冰棒賣得歡時,一個人高馬大的青年一把奪過林杉的自行車,推送著往外走。

林杉一看來人,心頭麻了一下,眼前的青年是村里的那位啞巴。

啞巴當晚也在賣冰棒,他不能像林杉、朱慶華那樣大聲叫賣,盡情吆喝。明顯處于劣勢的他心理已經失衡。冰棒賣不出去,啞巴心中不是滋味,妒意頓生,失去理智的他,開始對他們下毒手了。

林杉、朱慶華不是啞巴的對手,乖乖地跟著他走。

到了戲臺外圍,啞巴把自行車往地上一推,冰棒箱摔落在地上。

俗話說:兔子急了,也會咬人。林杉他們豁出去,倆人追上去,一人抓住啞巴的一只手,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
林杉、朱慶華使出了狠勁,無奈他們只能算是拿豆腐擋刀,招架不??!啞巴氣急敗壞,像老鷹抓小雞一樣,一只手抓住一個。他的手好比鐵鉗,緊緊地鉗住林杉、朱慶華的脖子。他們動彈不得。

沖動中的啞巴,如墻上畫的老虎,樣子兇巴巴的。戲臺下,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最終是耀邊父子解救了林杉、朱慶華,幫助他們虎口脫險。

這天晚上,倆人的生意血本無歸,還挨了一頓打。

“我一定要報這一箭之仇!”朱慶華義憤填膺地說著。

他還向林杉出了個主意:在啞巴出入的路上,具體上講就是在兩株桃樹間,神不知鬼不覺地拉一條細細的鐵線,只等啞巴自投羅網,往圈套里鉆。以前捉麻雀也是這樣干的,在草垛間掛一張捕捉鳥兒的絲網。今日不妨如法炮制,用捉麻雀的辦法來對付啞巴。啞巴和麻雀一樣,都是害蟲!

“你這是螃蟹拉車,不走正道。我們明人不做暗事!放冷箭,算哪路英雄好漢?”朱慶華設計的那個報仇方案,被林杉一口否決了!

 

分享至:
打印】  【關閉
17年极速时时彩开奖 mg电子游戏摆脱大奖 重庆时时彩官网开奖结果记录 湖北快3今日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三基本走势 香港六合彩137期特肖 115期神算天师一单双中特单数 绝地求生刺击战场 澳洲幸运10怎么刷流水才能赢 澳洲幸运5全天开奖记录 亿客隆-官网 ag电子竞技俱乐部 河内5分彩开奖走势图河 亿客隆 澳洲幸运10第一球 老11选5 新疆11选5追号